好绝望呢....【笑】

温文尔雅 02

Summary:卡尔和布鲁斯因为一场战争而争执,而行动派最终获得了胜利,但问题在于....他们实际上所属同一阵营。

【葬礼前23天】

坎多城很大,尽管显得有些傻气,但这是事实。

 不过当布鲁斯和卡尔不得不骑马穿过大半座坎多城时,这样的事实无疑会妨碍他们。最显著的,是妨碍他们准时赶赴公爵的宴会。身穿打猎时的便装出席晚餐很显然有些失礼——尽管那位前来传信的士兵声称这只是‘朋友间的晚餐’,但最为基本的礼仪也必须遵守。

回到家中取礼服已经来不及了,且不提到达建在城市另一端的韦恩大宅的时间。即使是回到艾尔家在坎多城中的小院,也得穿过大半个坎多城走个来回。

不过,诸多不幸里唯一幸运的是...

温文尔雅 01

Summary:卡尔和布鲁斯因为一场战争而争执,而行动派最终获得了胜利,但问题在于....他们实际上所属同一阵营。


【葬礼前23天】

有一头小鹿在他身前大约十余步的地方,藏在一些植物宽大的叶片下。布鲁斯很难看清它究竟在干什么,但也没有看清的必要。

他只是握紧了枪托,尽量轻的给猎枪上膛——这是老家伙了,他父亲年轻行商时曾用它来防身,但现在这把老家伙便有些落伍了。但有些出人意料的,今天它倒是格外配合,连上膛时常有的锈蚀的摩擦声都轻上了许多。

金属枪膛发出的发出的声音隐没在了风里,于是布鲁斯得以托着枪管,把木制枪托抵在了肩膀上。枪管指向了那片高大植物中始终晃动着的部分,他推测那也许便是鹿...

温文尔雅 序 00

Summary:卡尔和布鲁斯因为一场战争而争执,而行动派最终获得了胜利,但问题在于....他们实际上所属同一阵营。


布鲁斯从未想到过自己会在葬礼的前一天溜出来,这很冒险,况且还是瞒着卡尔的。他只凭着一种突然生出的不安、一种急切的,想要找到什么东西作为答案的感觉,便从家中跑了出来。

这实际上很欠考虑——例如仓促之下,他只能套上一件仆从的长斗篷,以使得自己不那么招摇。再比如,随意的溜到坎多的贫民区,本来就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不过他还是来了,在一个太阳即将西沉的傍晚,从街上招呼了一辆马车便匆匆赶往目的地。马车在贫民区的边缘便无法通过了,于是他下车,打算步行穿过那一片破旧的房屋。

当你...

【蝙超】Θεός του οίνου 酒神与梦

有什么东西在他身边,那不太一样,似乎并不是另一具倒在他身边的尸体。他的意识或许早已溃散了,所以才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感觉…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想知道。那是他所应得的东西吗?那些被许诺的,如蜜一般甘甜的荣耀,以及从虚构的宫殿直抵人间的阶梯。

战死,事实上不如大多数人所想的那般与圣歌赞颂相随。他在迷蒙间只能尝到嘴中沙土的味道,身边弥漫着死老鼠和酸肉的气息。

糟糕透了只是委婉的说法,如果和那些幻想中的光荣相比较,现实总是会扼杀人们浪漫的想法。

接引英灵的女武神与圣殿瓦尔哈拉皆为空想,光荣的战死者与腐臭的老鼠地位等同。他想明白这点时并不算晚,远未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但他还是参加了战争。

而即使...

我们所见的世界——10

10

【第7天】


      ‘我找到他了。’布鲁斯在接到这条信息前从未奢想过这件事会发生,更不会想到告知他这件事的会是戴安娜。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这不过是某种极其恶劣的玩笑。

      但那条讯息就摆在他加密邮箱里的第一条上,甚至详细的附上了地点和时间。那是堪萨斯某个城市中的咖啡馆,既不像克拉克会去的地方,也完全跟戴安娜无关。

      不过他终究没有底气置之不理,于是仓促的套上风衣,冲进水下的...

我们所见的世界——9

9

【第6天】

     戴安娜在瞭望塔的通讯区找到了蝙蝠侠,而她之前甚至以为这里遭到了一场入侵。当时她恰巧因为无聊而检查传送隧道的开放记录,却无意间发现了一次没有任何署名的、非正规的传送行为。

     她花了五分钟的时间反复调取自动门的历史记录,之后才确认了入侵者的位置。而如果不是她在全副武装、发动突袭之前向着通讯区里看了一眼,她一定已经在蝙蝠侠的胸口上插上一剑了。

     戴安娜稍微犹豫了一会,在质问和不动声色的观察之间抉择了几秒...

余火

summary:当哥谭面临毁灭,而最终时限如同炸弹上的倒计时一般清晰可见。又有什么能比这更糟的呢?

一个有关选择和离开的小短篇,带有改编过的黑暗之魂传火AU.


      不知从何时起,哥谭几乎所有的报刊中都会为一张照片留下不起眼的一块小版面——那是火,收敛了昔日所有的活力和希望,蜷缩在中央大厅里残延苟喘的火。这张照片每日都会更新,而火焰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的微弱了。

      火已渐熄。...


自由而无害的美好

  Summary:如果蝙蝠侠并非一个没有任何能力的普通人,而他又拒绝使用他的能力

预警:主要角色死亡、ooc、以及....这可能并非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

——————————————

       他开始以为这是不切实际的狂想,认为这不过是过盛的精力所导致的廉价的、用以自我满足的妄想。

       直到他站在父亲身后,倾听着急促而凌乱的呼吸。他看见枪管在漆黑的巷子里反射着白光,清晰的感受到那些颤抖,那因为惊惧而诞生的细微动作被晚风放...

© un_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