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绝望呢....【笑】

【蝙超】我们所见的世界--1

                                       1

     那是过于绚丽的光华,从天幕之上坠下。他在太阳看似温暖而实则冷淡的映射下,独自下坠着。

    红色被映照成莫名的淡色,但却丝毫不会减弱这坠落的意义。从天而降的的尚还未落地,而地面上追逐的却早已化为了一道影子,在这色彩过于鲜艳的世界里带着绝望狂奔。

   坠落最终无声的终止于地面,尽管似乎只是如薄纱轻落一般无声,但整个世界却都为其颤抖。

   落了地,便结束了漫长的征程。变革的步伐停泄,只剩下时间来完成简单的发酵工序。

   他终止于尘埃中,无论从哪方面来说皆是如此。

——————————————————

【第0天】

      落日的余晖在店里投下长长的影子,哥谭的晚霞不知为何的带上了那么一丝苟延残喘的味道——阴郁的云笼罩在整个城市上空,而太阳稀少的光线则挣扎着穿透雾气,留下微微一缕不可见的光。

      这里,算是哥谭较为繁华、安全的地段——如同沉入深海中的冰山一般,流露出零星几点尚未浸没在深海的净土。

      其实说是净土也不准确,或是说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污秽:大公司在阴暗角落里的小动作、以及街边店铺异常干净明洁的账面……

      在这种情形下,坐落于韦恩大厦附近的、预想客户即是这些上班族与上层人士的咖啡店,偶尔会迎来一两位较为特殊的客人什么的,似乎也不足为奇了。

    “店长,今天就来杯特调拿铁吧。”门铃只是在被推开时象征性的发出了一些细碎的闷声,然后便再次陷入了沉默。暗沉的光顺着被黑发记者推开的门洒入略有些狭小的店内,在木地板上平添了两块晃动着的光斑。

       店里并没有应答的声音,只有零星几声玻璃碰撞的声响,和某种重物落地的声音。克拉克把披在身上的大衣挂到身侧的架子上,坐在了吧台旁的座位上。

    “我说,你一般不都是周五才会来哥谭探望你的小男朋友的吗?”一个有气无力的女声从吧台下方传来,期间还间杂着摸索什么东西的声音。

      克拉克看着正在吧台底下找东西的店长,莫名的叹了口气:“有时也需要不那么循规蹈矩吧。”

      店长闻言顿了顿,从吧台下方伸出了手,把一个空杯子摆到了克拉克的面前:“看你这么有活力,要不咖啡你自己泡吧?”

      克拉克瞥了一眼桌上的杯子,眼底不由得带上了点淡淡的笑意。他从桌上拿起了杯子,但并没有起身:“那……放咖啡的柜子是第几层来着?”他说着便微微皱了皱眉,仿佛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一般。

    “所以说……你还是在这儿歇会儿吧。”被称为店长的女人在这时从吧台底下站起身,一手把刚捡起的书籍随意的放回吧台旁的书架上,另一手直接把杯子从克拉克手中拿走:“稿子都写完了没?没写完尽快去补啊。”

     克拉克闻言耸了耸肩,顺势放开了手中的杯子,转而从公文包中拿出随身的笔记本:“最近佩里的注意力都在时事版那里,我这边也只有一个韦恩的采访要负责,还算是很轻松的。”

  “  所以,是写作‘体育版’读作‘娱乐版’来着。还是说韦恩除了极限运动之外又开始对体育感兴趣了?”店长边漫不经心的和克拉克聊天,边从水槽处拿出一张干净的吸水纸,擦拭手中的杯子。

    “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啦…诶?”克拉克打开了一个写到一半的文档,但却发现是另一篇不甚重要的稿件,于是便把电脑合上,靠在了吧台边。

    “怎么了?”店长在说话的当口便不慎撒了点泡咖啡的热水,但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克拉克身上。

    “我只是…”他长舒了口气,把眼前那副快要落下的黑框眼镜重新推了回去:“只是拷错了文件,稿子和资料还在报社的电脑里。”

    “那要不…我帮你随便扯点什么关于韦恩的事情,你也好交差吧。”

    “呃…我觉得这样不是很好吧,而且…”

    “无所谓啦。”店长耸了耸肩,顺手把冲好的咖啡稳稳的放在了桌子上,开始缓缓的搅拌:“无论他真实的品行如何,这都不是星球日报的受众所关心的吧。”

      克拉克闻言便愣住了,似是没有想到店长说话会如此直白。他没有应声,但明显也在思考。而店长则一直在若无其事的搅拌咖啡,仿佛对此事完全不在乎一般。

    “生活水准上去了,人就会关心一些其实很无趣的事情,其实认真的讲,他们并不在乎韦恩。他们只需要韦恩的花边新闻作为消耗品,来满足….诶….奇怪的东西。”店长说道这里的时候迟疑了一下,但随即便整个人靠到了吧台上,道:“没有韦恩,想必也会有什么其他的人作为代替的吧。”

      克拉克闻言才抬起头,他本不想对此评说什么。但此刻,似乎是带着某种无法言说的偏执,他还是开口了:“总是…有东西会改变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被取代吧。”

    店长挑了挑眉毛,从吧台内侧拿出一个金属勺,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木桌上敲击着:“你可能没理解我的意思。”

  “但你的话就不是很严谨吧…”

  “我的意思…..这么说吧,假如某一天超人、蝙蝠侠或是正义联盟里随便拎出来一个英雄,突然消失了,你觉得会有多大的影响呢?”

      克拉克有些不安的推了推眼镜——他一直不适应在小记者状态的时候被提起另一个身份——然后拿起手头的咖啡抿了一口:“影响….我想….诶…感觉上….”就他自身所处的立场而言,他很难全然公正的去评判这件事,所以他也只能用迟疑和不确定来回答他。

  “影响会很大,会混乱、民众骚动——”她后面的话被克拉克轻轻打断,而也只有这时他身上才有那么一点略微咄咄逼人的记者影子:“我以为你会说没有影响。”

      她叹了口气,又开始拿起手边的抹布擦拭吧台:“我并不反感正义联盟中的任何人,相反我认为他们都值得尊重、伟大….”她在这时停下了话头,看着因为褒奖而有些局促的小记者——当然在老板本人看来,克拉克只是莫名奇妙的就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而已。

  “但你有没有想过,过了这个混乱期之后呢?等一切都过去,在之后的之后呢?”她把手中的抹布扔到了桌边的一角,道:“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

  “一切会恢复原本的样子,对吧。”克拉克突然接道,眼睛里闪烁着明晰的光:“你是要说这个吧。”

      店长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她看着店外车水马龙的哥谭,莫名而又理所应当的生出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于是便用一种淡然无谓的语气轻道:“人类是一种适应力很强的生物呢….”

  “而与此同时,这种适应也包括了适应没有那些重要人物存在的世界、适应他人的消逝。”

 

评论(3)
热度(36)
© un_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