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绝望呢....【笑】

【蝙超】我们所见的世界--2

                                                 2

【第0天】

    克拉克有时会很认真的端详店长——无它,只因为店长是一个很‘哥谭’,但同时又与这座城市格格不入的人。

    她的肤色与其说是白皙,倒不如说是常年不见光的惨白。卷曲的红发被随意束起,扎成一个只能说是‘不失礼’的马尾。眼神中流露出的虽称不上是麻木与绝望,但也与淡漠和无谓相近。整个人看上去便透着一股子冷淡与颓然的感觉。

    她身上带着某种属于哥谭的、无法言说且渗入骨髓的阴郁气质。但同时却又带着一点挥之不去的书卷气和漫不经心,使得她又与这座城市有着微妙的不同。

    克拉克爱着哥谭,只因这座腐朽的城市是他所爱慕之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于是,这致使克拉克不可抑止的关心这座城市、以及与它有关联的一切。

    “店长….”克拉克抬起头,注视着正在翻阅一本与生物学有关的书籍的店长,问道:“你…是从小就在哥谭长大的吗?”

    这个问题稍有些逾越了,克拉克很明白这点。每次他来到哥谭便总显得的小心翼翼,只因这座城市里似乎存在着某种不可名状的界限。人们只能在由这些界限所划出的狭小的空间内,才能够‘安全’‘默契’的谈话——恰好,这个问题便是在那界限之外。

    克拉克略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感觉气氛似乎变凉了些许。他并不想让店长为难….只是他希望能够真正的了解哥谭,了解这个比看上去要排外的多的城市——

    “我很小的时候。”店长把目光从书本上转移到克拉克的脸上,似乎是试图寻找什么不怀好意的迹象。她身上阴郁的气息悄无声息的加重了几分,但最终,她还是叹道:“很久以前是在大都会…之后,才到了哥谭。也….算是在这里长大的。”不同于以往的干脆,她这次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犹豫和不确定。

    她说完这话,便再次低下头去翻书。手指却不住的敲击着木椅,发出有节奏的清脆响声——克拉克知道,这是店长感到烦躁的时候才会有的小动作。

他很不擅长应对这种情况,对于堪萨斯长大的小男孩来说,与其这样还不如把他扔出去和达克赛德搏斗。看不见的雾气似乎忽然从某种裂缝中涌入房间,致使其中的所有人呼吸困难。他轻轻咬了咬嘴唇,试图找出几句话来缓解一下气氛——但在他发出任何一个音节之前,店长便先开口了。

    “现在挺晚的了….你男朋友还在忙吗?”店长的脸上绽开了一个略有些僵硬和生疏的笑容,敲击椅面的手指不知何时停了下来。钟表滴答作响的声音在此刻突然便被无限的放大,而规整的间隔又将此刻的时间拉长成扭曲的倒影。

    克拉克不知道此刻该以何种表情来应对,店长虽僵硬但少有的笑容似乎化解了尴尬,但话语间却又带着排斥的意味。他理解也许店长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自己的人,不过…..

    ‘就如同哥谭一般。’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中瞬间闪现,但随即又沉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于是,他便也露出一个虽然因尴尬变得有些别扭,但依旧友善的笑容,然后道:“他一般比较忙,但我想最多半个小时他就该来了。”

尴尬的迷雾几乎要再次触及这个房间——反正克拉克是这么认为的。但他和店长只是对视了几秒,看着对方面上挂着的不自然表情,不约而同的轻笑出声。

“所以…”店长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为什么突然要问这个呢?”

    克拉克轻叹了口气,拿起快要见底的咖啡又喝了一口,才道:“只是想了解一下哥谭而已,我总感觉这是座很排外的城市。”这话似乎同样不该出口,但他在店长面前总会有些不自觉的放松,于是这些话便不经大脑仔细斟酌的脱口而出了。

    “哥谭呐….那应该是既不想向其他人求助,同时也不认为你们眼中的问题多么严重的城市吧。或者换句话说,我们更倾向于自己解决大多数问题。”店长把手搭在吧台上,另一只手则托着脸颊,显得有些懒散。但她眼中一闪而逝的那种光彩,克拉克则能时常在他那位年长的恋人眼中,看到更为深沉和清晰的版本。

    “但…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你的男朋友呢?他也是哥谭人吧,问他总比问我这种外人要好的多。”

    “诶…不见得吧….”克拉克莫名想到了那人极强的控制欲,以及坚决拒绝他人插手哥谭的态度:“但是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把自己称作‘外人’的人呢。”

    其实他并不责怪布鲁斯,他明白哥谭对于布鲁斯的意义,要比大都会对于他的意义….甚至比堪萨斯对他自己的意义要大得多——那里不单是他成长的地方,同样也是那场….惨剧发生的地方,仅用一个晚上就让布鲁斯认清了某些对于当时的他来说过于残酷的事实的地方——他理解,为何布鲁斯倔强的不让任何人插手。

    这是他,或者说是哥谭这座城市,对于自身的态度。

    “叮铃…”门口风铃的轻响打断了克拉克的思考,他转过头去,只看到了一个略有些矮小的身影,正有些艰难的推开店门。

    克拉克本想起身去帮忙,但店长比他更先一步的为那身影拉开了门,并直接把她从地上抱起,向着店内走来。

    那是一个莫约十来岁的小姑娘,留着一头齐肩的金发。身着一件长袖黑色连衣裙,眼睛周围则留有淡淡的黑眼圈。

    “咖啡。”她轻声对店长说道,而店长则只是耸了耸肩,把她放到了克拉克身旁打断座位上:“在这里稍微等一小会,要么就上楼玩一会。”说罢便又走进吧台里,打开冰箱翻找着什么。

    “只要咖啡。”小姑娘再次强调,同时又用掺杂着警惕与不安的眼神偷看克拉克——他很熟悉这样的眼神,哥谭特产。

    “嗯?”店长转过身,手里拿着一盒1升装*的牛奶,对着克拉克的方向扬了扬头:“咖啡都被那边这个大哥哥吃完了,只有牛奶。”言毕,她便转过身去,把牛奶一点点倒入加热用的锅中。

    克拉克稍有些无力的抗议了一句:“不是‘吃’而应该用‘喝’的吧。不过咖啡的确是对身体不好…”他本以为会因此遭到小姑娘的怒视,或是其他什么不友好的表示。可没想她反而….稍有些松懈?

    他刚思索了没一会,小姑娘便有些耐不住性子了。她先是轻轻踢了踢脚下的座位,随后更是直接打了个哈欠,便靠在椅背上休息起来。

     室内柔和的灯光在小姑娘的脸上投下了淡淡的影子,有些过分纤瘦的手腕上带着些许淡淡的红痕。克拉克看着这个迷糊的开始从椅背上往下滑的姑娘,再抬眼望向正在叉着腰热牛奶的店长,他不可抑制的生出一个想法——或许,布鲁斯为哥谭所做的一切,并非体现在毫无波动甚至反而增长的犯罪率上…..而是体现在这些生活在哥谭的人们身上。

    他的脸上不自觉的挂上了淡淡的微笑——比以往的更加自然。也许对于他、布鲁斯,甚至于正义联盟的所有人来说,比起特意的嘉奖或是赞美,这样的场景或是理想,才是真正让他们为之努力的目标、也是对于他们来说最好的褒奖。

    “喂…”店长拿着一杯牛奶转过了身,在看到快要睡着的姑娘时立刻放轻了声音,道:“还要再来一杯咖啡么?”

    克拉克摇了摇头,看着她轻轻托起小姑娘,抱着她上了楼。店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便顿时显得冷清了许多。微微摇曳的吊灯为吧台后方摆放的杯子投上了晃动的影子,电子在高速围绕着原子核旋转,仿佛——

    他猛地摇了摇头,把那无数个堆积在一起的原子甩出脑外。自从他上了大学,便很少会在日常的生活中不受控制的看到这细微或是透明的一切了。只有在他放松的时候,这能力才会突兀的闪现,以时刻提醒着他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的身份….

    “咳!”熟悉的咳嗽声近的仿佛在耳畔响起,克拉克回过头,透过玻璃质的店门看到坐在一辆颇为低调的车里的布鲁斯。那是能与他比肩、相守、理解而又会彼此尊重的伴侣,他的黑夜骑士。

    他站起身,转而向店外走去。但却忽的生出一股不真实感——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如玻璃般易碎,他现在所拥有的、所珍视的美好,似乎都是维持在某种岌岌可危境况下的、少有而易损毁的平衡。

    他皱了皱眉,将不切实际的想法遗留在脑海深处。然后似有所感的回过头,对着刚下楼梯的店长挥了挥手。然后便随着响的格外清脆的铃声,关上了店门。

    车子引擎低沉的咆哮声回荡在哥谭的街道上,引得路边几位行人侧目。店长则只是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坐回了吧台后方,拿起刚才放下的书读了起来。

————————————————————

【第1天】

    也许是因为愉悦的心情,或是因为为了试温而喝下的牛奶。店长整晚都很精神、毫无睡意,直到天边亮起了白光,她才发觉时间的流逝。

    “诶….4点钟的话不应该啊….”她抬头看了看店里的时钟,又掏出手机看了看。最后才再次抬起头,看着那过于洁白的光:“嘶….好像是大都会的方向?”

    店长言罢便耸了耸肩,打了个哈欠,便上楼歇息去了。徒留那略有些异样的白光,亮了很久。

 

TBC….

 

*我不太清楚美国饮品是用什么单位称量的,所以这里就写成‘升’了。

   1

评论(3)
热度(20)
© un_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