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绝望呢....【笑】

【蝙超】我们所见的世界--3

                                         3

【第1天】

出乎他意料的,天台上早已站了一个人。

意外的疏忽…也许是因为疲惫,又也许是因为情绪,或者说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他顿了顿,长舒一口气以抑制略有些激动的情绪。似乎从某一刻起,他原本所掌控、所拥有的一切便都崩碎成了虚无,那些他本以为能够拥有的…

他抬头看着哥谭上空阴郁而支离破碎的云,仿佛在看着他曾妄图染指的、尸骨无存的理想。

他想现在把通往天台的门一把摔上,然后开车随便找个什么无人的地方待着。他知道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来大厦……但蝙蝠侠显然无法面对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而经过实验…布鲁西也不行。他看着那站在天台边缘向下眺望的陌生身影,甚至想扯住他的领子让他从他的大厦里滚出去。

他的

布鲁斯如是想着,身体僵硬的向着那身形的方向走去——他的…他拥有太多的东西,而为何偏要夺走那些寥寥无几、他所珍视之物?很久以前是家人,而现在则是恋人。

“喂。”他一手搭上那人的肩膀,全然不在乎出口时沙哑异常的嗓音,也不在乎他现在的神情是否与哥谭的布鲁西宝贝相符——去他的。他只是…在触及那个肩膀时候,想到了同样的触感、同样的低温。

那人没有吭声,只是把肩膀从他手下挣脱出来,转过身来,面对着布鲁斯——那是个神情冷淡女人,手里提着一个长纸袋,因站在被大楼阴影笼罩的地方而看不清楚具体的样貌。

“你不是这里的员工。”布鲁斯不想多说什么,他现在只想让这位不速之客尽快离开。

“这里景色还不错……总之,非常抱歉。”女人还是保持着那副冷淡的表情,迈开步子准备离去。但在即将与布鲁斯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停了下来,显得有些惊讶。

“你这是…”女人看着他手上与一身昂贵西装格格不入的,可以称得上是廉价的手表,后退了两步,道:“这是克拉克送给他男朋友的……”

布鲁斯看着走到光亮处的女人,脑中浮现出了一个略有些狭小的店铺——克拉克每次来找他时,一般都会在这家店喝杯咖啡。他从克拉克口中听说过这位咖啡店的店长,也曾因为不放心而调查过——最终,他不过是意识到了一个在现在看来有些可悲的事实:克拉克早已不知不觉的融入了他的生活中,他们互为彼此的一部分。

但现在,这个在一天以前还代表着甜蜜的事实,如今只是赤裸裸的讽刺与悲哀…罢了。

他张了张口,却没能说出什么。但在他艰难的找回自己的声音之前,那女人——姑且还是称她为店长吧,便又开口道:“克拉克他…”她的声音像是被什么哽住了,又像是不敢提及某个词汇而小心翼翼的避开:“报纸上是...真的吗?”

布鲁斯没有说话,只是越过店长的肩膀,看着哥谭如浪潮般涌动的车流、以及熙攘的人群,莫名的生出一种倦怠感。

“你…怎么进来的?”他的脸上写满了疲惫与哀伤,声音愈加沙哑:“你没有员工证吧。”他其实不在乎店长是怎么进来的,只是想随便找个由头来分散精力。

店长闻言叹了一声,转身再次看向楼下的哥谭——布鲁斯的态度已然扼杀了一个她早已得知,但仍保有一丝奢望的妄想:“夜班保安不是本地人,混进来太容易了。”

之后便是漫长的沉默,但没人觉得尴尬。他们只是自上而下俯视哥谭,看着这格外冷淡而毫无波动的城市——此情此景与之前无数个夜晚没有丝毫的不同,世界仍按照特有步点运转着,没有丝毫驻足的余地。

哥谭曾用它淡漠而永不停歇的步伐,教会了生存于其中每个哥谭人处事的规则。而今天…不过是一场痛苦的复习罢了。

人总会去适应所遭受的那些无法改变的一切。这是基因在进化中残忍而优异的选择,同时也是社会对于个体的选择——凡是无法适应的个例,大多不过是个被淘汰结局罢了。而在场的二位无一不明白这个道理,但却从感情层面上无法接受遗忘与适应。

“我说…”店长稍微后退了几步,从天台边缘走开:“要不要去我店里坐坐,不远。”

“为什么?”布鲁斯声音中的沙哑稍微褪去了些,但依旧带着浓浓的疲惫和黯然。

“因为比起我这个‘无关人等’来说,你想必更难以接受一些。”

布鲁斯稍微回过头,看着逆光而立,神色难辨的店长:“所谓‘无关人等’…还真是不留情面的评价呢。”他话一出口,才惊觉这似乎是布鲁西的语调——常年的伪装,使得‘布鲁西’不可避免的成为了他的一部分。

店长闻言便皱了皱眉,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到了天台上的楼梯口,回过头给了布鲁斯一个带着询问意味的眼神。

最终,沉默了半晌之后,布鲁斯还是点了点头,跟着店长一同下了楼。

------------------------------------------------------

哥谭从来不是一个对人友好的城市,它不在乎人当前的情绪如何、亦不在乎其是否有能力去应对所发生一切——事情总是接连不断,没有任何喘息的余地,让人身心俱疲之余也生不出一丝一毫的希望。

布鲁斯在看到被撬开的店门、以及亮着灯的店内时,本是这么想的。

他对此并没有什么怨言,或者说在他看来这本便是他的责任…但他真的很累,不想在处理任何此类的事情之后大费周章的维护花花公子的形象。

他仅仅是很累,不想再去在乎除了克拉克以外的任何了。可是他仍然有责任去…他不想在乎这些,但却该死的必须在乎。

但事实证明有时这座城市也会给人留以余地——店长在看到此等情形之后,只是长叹着从那一直拎着的长纸袋中抽出了一根球棒,在布鲁斯还未来得及阻止之时便推门进了店。

等待的时间不长,或者换一种说法:尚且还未到让人担忧的时候,店长便单手拎着一个头戴滑雪面罩的年轻男人,从店里走了出来。她把男人揪着拖到墙边放下,随后扬了扬头示意布鲁斯进门。

店内略显凌乱,一个灰扑扑的印子在淡黄色的墙上格外显眼——布鲁斯有充分的理由去怀疑这是刚才那个年轻人被摁在墙上时留下的痕迹。

店长没有打开大灯,而是只凭一盏安在吧台旁的备用灯照明。黯淡的灯光在散乱的桌椅上投出令人不安的影子,但布鲁斯并没有在意,只是随便拉开一张椅子,在桌边坐下。

“不问我喝点什么吗?”布鲁斯在坐下的那一刻便感到难以言表的疲惫,熬夜与情绪激动带来的后遗症使得他不住的轻晃了一下。

店长回过头,手上却没有停顿的从柜子里取出咖啡:“我想你也没心情点。”

他皱了皱眉,拿起桌上的放着的菜单,随口道:“这个‘半杯咖啡’怎么样?”

“那个啊,味道与我的心情有关。”

布鲁斯闻言便没再说话,只是用手指敲击桌面,眼神无意识的四处游荡,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那个名字在心里被重复了很多次,但他却没能找到克拉克曾经在这里过的痕迹…仿佛从他落地的那一刻起,他所留存在世上的一切便都开始悄无声息的消融。布鲁斯反复品味着那个名字,仿佛被其上的温度刺伤了一般,手指却不知何时开始摩挲他所送的表。

“刺啦!”热水被泼出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而当他转头时,便只看见店长沉着脸从柜子中再次拿出另一种咖啡。顺带在路过吧台顶上挂着的菜单时,踮起脚掏出记号笔把上面【特调拿铁】的字样划去。

“怎么…”

“拿错了而已。”店长的语气中不可避免的带上了一丝落寞,但很快便被隐藏在冷淡之下,难得一窥——哥谭人的通病,总会尽可能掩藏细小但重要的情绪波动。

接下来便再次被沉默所占据,而沉默则是今夜的主旋律。没有人需要无谓的安慰,甚至无需脆弱的依偎,沉默反而成为了最好的表达方式,在两个算是陌生的人之间肆意的蔓延、生长。

“哒…”脚步声回荡在店内,但布鲁斯没有抬头。直到店长把咖啡轻放在桌上,他才微微抬头,端起被店长放在桌上的咖啡,不顾苦涩与高温,一次喝了大半,道:“你这么接受的有点草率吧?”

“怎么了。”店长坐在另一张桌子,看着吧台后方书柜上的书本发呆。

“你这么容易就接受…”他指了指自己:“布鲁斯·韦恩,以及克拉克·肯特。”他的语气甚至能称得上的轻快——完全属于布鲁西宝贝的语气——但眼里毫无笑意。

店长扯动着嘴角,露出了一个死气沉沉的笑:“没什么不可以接受的。首先我并没有立场去评说什么…其次是你的话,那的确说得通。”

布鲁斯闻言挑了挑眉,没有应答,只是示意店长继续下去——他希望能从他人口中得知克拉克的消息……即使是为了证实他先前所拥有美好并非虚幻,他也有必要这样做。

“克拉克之前提及他男朋友的时候,有时会不由自主的含糊其辞…现在想来,其实大多数都与你吻合。至于其他的……”店长有些痛苦的皱起眉毛,但最后只是有些没头没尾的说了句:“你知道你不能一直这样的吧。”

布鲁斯冷下脸,正了正脖子上略显土气的格子款领带,淡淡道:“为什么不能。”

“因为总是要继续下去…”店长的语调毫无起伏,眼中却流露出了掩饰不住的疲惫:“无论怎样,都要继续下去。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都没有任何余地为之等待。”

“呵.”布鲁斯的笑也带上了些许嘲弄的意味。但最终,不过是归于沉默。

 ---TBC---

   2

评论(4)
热度(29)
© un_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