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绝望呢....【笑】

【蝙超】我们所见的世界--4

             4

    【第3天】

斜阳,总是蕴含着许多的韵味与惆怅。它虚弱的光辉似乎能轻缓的拨动人心,同时也为城市拉下无数条长而怪异的影子。

只是对于尚未长成的孩子们来说,斜阳的意义却很简单:放学。

但达米安不想放学,准确的说是并不想回家。

他原本是很讨厌这些呱噪的同龄人的——他们似乎有总也发泄不完的兴奋,天真之余却缺乏反省的能力…但比起韦恩庄园压抑的气氛,他宁愿选择这帮蠢货。

父亲在夜巡时状态便有些不对:他会毫无意义的移动到某些特定、且位置并不方便的滴水兽上,手指压在滴水兽的脖子上莫名的用力。而据提姆之前的说法,那是大都会的外星人偶尔参加夜巡时常常逗留的位置。

至于在庄园里……达米安念及此处便有些烦躁的转了转手中的钢笔,不愿去回忆那种压抑的憋屈感。没人给他施加压力或是要求…但他不能理解他们的悲伤与痛苦,只能坐在一边沉默以对。

他没有感同身受的能力,于是只能在侧旁观。

尽管父亲尽力去维持之前的样子,但终究是不一样了。他本就少见的笑容就如同那个他谈不上反感、也并不熟悉的外星人一样——自那天起,便悄声消逝了。

达米安不懂,也不明白既然感到痛苦,为什么依旧要维持从前的样子。就像是所有人的手中都捧着一块易碎的玻璃,唯恐将其摔碎一般。既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敏感的语句,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照例生活,但却因此而忧伤、压抑。

那些莫名消失被人收起的照片、餐具、衣物或是一张无足轻重的便条——达米安甚至在一次无意间路过书房时,看到了颤抖着双手撑住额头的父亲,而电脑屏幕上则播放着最后那场外星入侵时的画面。

他不习惯于看到如此脆弱的父亲,同时也无法感知他们的痛苦。

想到这里,他便有些烦躁。于是便拍了拍坐在前座的女孩的肩膀:“喂。”

“嗯?”那女孩回过头,但他并没有说什么——他本想以此转移一下注意力,但他突然意识到他并不想开口——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厌恶感扼住了他的喉咙,他没有吭声,只是示意那女孩转回去。

他望向窗外,试图用记忆中一望无际的雪原与高山来洗去莫名的烦躁……可惜由于年龄关系,他并未修习过冥想或是什么宁静心神的东西,所以也便无太大的作用。

但达米安并没有想到这股烦躁竟久久不消,甚至在夜巡时,他也因此而走神。他几乎是在每一个短暂的休息时间内愣愣的发呆,思索着脑中的一切,直到被他的兄长拍了拍,才视线把对上那双如同融化于深海之中的蓝眼睛。

“达米安….麻烦负责一下韦恩大厦附近吧。”迪克的语调习惯性的上扬,但未曾掩饰的淡淡悲伤却能告诉达米安他真实的情绪……他即不喜欢这种情绪,同时也反感于他所有名义上的兄长似乎都认为他不过是个孩子,于是并不对他隐藏他们的哀伤。 

他整理一下后领,没有去看迪克那双蓝眼睛——忧郁的蓝色…他想到这里,便有些厌烦的咳了声,对着另一侧大楼的护栏发射了抓钩枪:“知道了。”

他任由自己的声音被风撕裂成细碎的粉末,却不愿再去看迪克那充满了黯然的表情——如同某种沉重压抑的浓雾,使得他几乎无法说出任何……以往的哥谭,从未向今日那般,向他展露出冷酷无情的步伐。

但当他在城市上空中飞荡时,当他看着这座似乎无任何的变化,又似是扭曲着露出了深渊的城市时,一种闷烦而不快的情绪还是包裹住了他。

“姐…...”但当他在一个屋檐上稍事休整、观察这片区域的动向时,一对走在街上的行人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他的同学,那个坐在他前桌的、沉默寡言而有些阴沉的金发姑娘。

红发的女人脚步不停,声音却略微有些低沉:“怎么了?”达米安讨厌她说话时的感觉,那几乎可以与近几天最常出现在韦恩庄园的那种哀伤语调完全重合。

女孩指了指对街的小小告示,扬起的手臂无意间便将金色的发辫抛起:“我…周六的时候,想去大都会。”她说话的时候整个人略微的颤抖一下,奇怪的停顿则显示出了她言语的艰难。

女人闻言怔楞了一下,随即轻叹了一声:“周六的话不行,跟我去趟堪萨斯。”

达米安在读唇的瞬间有些惊讶——他讶然于女人反对——但随即,他意识到她与那些所谓的‘超人威胁论’的拥护者们有着某种特殊的、本质上的不同。

“…可是,我…..那天是不营业的…是,周六!”女孩则完全没有想到会被拒绝,她不想说出什么任性的要求,但语气中仍不可避免的带上了黯然:“只是大都会…我们,可以走过去。”

“不是去哪里的问题,而是……”女人深深吸了口气,使哥谭有些浑浊的空气充满肺部:“这么说吧,你去那里是想要获得什么吗?”

“当然不是……只是因为,他是超人。只是因为…”女孩的盯着并不算厚实的靴子,突兀的抬起头来,用尽可能流利的话语道:“环顾四周,所处之处,皆经由他之手而得以存在。*”

女人闻言便蹲了下来,伸手将小姑娘搂进怀里,理了理她略有些凌乱的头发:“那你认为,超人的家人…或是队友,看到这个活动,会作何感想呢?”

女孩在她怀里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只是蹭乱了前额的发丝。

“我们无论如何悲切、伤感,始终都是一个‘陌生人’而已。我们的痛苦对比那些身处此事中心的人不值得一提,而来源不过是自身廉价的怜悯。”她的手引导着姑娘转了个圈,看向马路上来往的车流:“看到了吗?”她问道。

在女孩尚且还未做出回应时,达米安却在保持自身藏匿于暗处的情况下,稍稍向她们移动了些许——他忽然不想只是在远处读唇,而是试图更加仔细的观察。

“我们不是一个能明确感知到其他人消逝的物种,而由这直接导致结果——”她站起身来,将手搭在小姑娘的肩膀上:“无论死去的是对你、对世界多么重要人,我们的社会仍不会为了他暂停脚步……哪怕是一刻。所以尽管在当时,人们会痛苦或是不安,几近于无法生活。但最终,他们总要适应社会的步伐,从而淡忘那时的一切。”

女孩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张了张嘴,没有吐出任何话语。她靠在女人身侧,看着眼前的街道,却仿佛看到了整个哥谭。

“那么,既然连身处其中心的人们都终会淡忘,更何况我们这些局外人呢。”此时的哥谭呈现出一种异样的模糊,却掩饰了这座城市冷淡的本质:“超人固然值得尊重,但他的队友显然并不需要我们的祭奠去增添那一抹满足感……或者换句话说——多出我们两个,也不会带来什么改变。”

“那…那…”小姑娘闻言又抬起偷来,目光中流露出了期待的神采:“既然不会带来改变,那么我们就能去了吧!”她语言上的困难似乎都在此刻消散,但女人却不得不打破她的想法:“如果没有事情的话,我会带你去,但….”

女孩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被她直接打断了:“跟我去趟堪萨斯,那天正好是……那个大哥哥,你还记得吗?”

女孩先是略有些疑惑,随后猛的抬起头,眼中带着些许的不可置信:“那个,哥…哥?他…si…..si…”随着情绪的激动,她说话便越发困难,但她还是努力的想说出什么——直到女人轻轻的摇了摇头,阻止了那个过于直白的词语出现。

“我们只是去看看……不会打扰任何人。”

小姑娘没再说什么,只是低着头,牵着女人的手沉默的走着。而站在离她们不远的建筑物天台上的达米安,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可能是找到了某些解释,也可能明白了什么...总之,他好像略有些懵懂的明白了庄园如此压抑的原因。但他却不愿接受自己便是那女人口中的‘局外人’的事实——最终,他还是决定把这事归结为‘讨厌的外星人’…...但他想念那个大个子的玉米饼了。

      那是阳光与玉米味道混杂在一起的味道,软糯的玉米饼……达米安轻轻咳了一下,掏出勾爪枪继续今晚的夜巡——他还要继续为哥谭、为不再出现‘陌生人’的抉择而努力才是。

于是,他便错过了女人与姑娘今夜的最后一句话。但显然没什么遗憾,因为这无非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对了,周日你去你叔叔那里呆一天,我要回一趟东区。”

“姐!你,你不能…回去,如果需要……我可以,退学。”

“没关系,这不过是……无所谓的事情罢了。”

 -----TBC----

*意译了一下‘If you seek his monument,look around you.’,直译应该是:如果你要寻找他的纪念碑,请环视四周。是亨超死后的那个标语,自己根据需要瞎翻了一波。

3

评论(3)
热度(23)
© un_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