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绝望呢....【笑】

【蝙超】我们所见的世界--5

                                            5

【第4天】

有什么东西正在渗入他的骨髓里,无视物理规则、固执的将阴湿寒冷如钢钉一般嵌入他的骨头。他头一次意识到自己已然不再年轻,一些以往被忽视、轻看的东西在此刻突兀的开始折磨着他的神经。

那些从前从未被注意到的阴影,在光明离去后便突然变得明显起来。似乎那些以往与他相隔很远的词汇,在某个瞬间从虚无缥缈的假象中挣脱了出来…..身为人类需要担心、恐惧的事情,那些衰老与后遗症,如今已紧紧的扼住了他的脖子。

但布鲁斯没有动,只是紧紧地攥住雨伞冰冷的金属柄。牧师漫长的宣讲在清晨的雨中显得太过清晰,但如若仔细听却无法领会其中任何的含义——如同在聆听一门陌生的语言那般,只留下了音调与漫长的停顿。

“你又拯救我们脱离罪恶与死亡……”有什么东西被从记忆深处连根拔起,带着痛苦的淤泥暴露在空气中。布鲁斯几乎是麻木的算着日子,但他其实清楚这并没有什么意义——不过是提醒他再一次不得不面对这些,而这一次他却不像之前那般无能为力。*

他本可以做到的,这理应是他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们的救主,他为我们被钉在十字架上。*”所有的一切似乎伴随着牧师的语言和雨声一同开始扭曲,重塑。他的眼神没有焦距,但看到的却都是大片纠缠在一处的色块。卷曲着变化,于现实世界之外游离。

布鲁斯甚至希望这幻觉中出现克拉克的身影…..哪怕只是一抹红色也好,但没用,留下的只有黯淡的冷色与无法望穿的雨幕。

但屹立在他周围的却都是乌鸦——身着黑色大衣的乌鸦,躁动不安的轻微挪动着头颅,同时尽可能使自己保持静止的状态。它们颤抖着羽翼,为一种无意义的满足感而前来……他们似乎认为这让他们显得富有同情心,但不过是展露出他们自身最丑陋而非人的东西。

他们的‘道德’驱使着他们聚集在此处,但聚集本身没有任何意义,所以这便成了食腐鸟的集会。

布鲁斯本想低下头,不去看这让他倍感疲惫的场景,但一丝灰白却一晃而过,在黯淡的黑色中格外刺眼。那是玛莎的头发……

他看着她脸上分明的褶皱和紧缩的眉头,几乎是半僵着脖子转开了脸——那些纹路所代表的伤痛与疲惫刺痛了他,而似有似无的绝望才是令他转过脸的真正原因。他明确的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当克拉克选择成为超人的那刻,玛莎便能预见到今日的结局。而此刻的绝望,无非是最后一丝侥幸的妄想被抹杀的必然结局。

而这也是他的结局,布鲁斯可以清晰的看到。但能够看到,显然不代表便能因此放弃。说是愚蠢也好、固执也罢,蝙蝠侠不过是布鲁斯·韦恩此人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理由………从这个角度想,他才是如同溺水者般抱住浮木不放的自私之人。

“哒…”他在不经意间踩入水坑,令一些水珠飞溅起来,在手指和脚腕处留下了冷冽的触感。他抬眼看着那顺着指尖淌下的水滴,但不过是轻叹了口气,便又再次放空了眼神——这些本就微不足道的事情,在此情此景下却多了一丝莫名的讽刺意味。以往在乎的一切如同褪色的电影,呈现出一种可笑而异样的色偏。

但当葬礼最终结束,布鲁斯却仍处于一种恍惚的状态中。他隐隐约约明白这状态似乎早该结束了,但却不愿从中清醒…….在那些狂乱而无序的思维中,他甚至可以以一种苦行僧式的方式将过错全部收归己身——但终究没什么意义,他总是要回来、回到蝙蝠侠与布鲁斯·韦恩的世界中,而非永远在精神上与克拉克一同承受。

他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因为透骨的寒意而不自主的打了个冷颤。随即看了眼玛莎的方向,走了过去。

“您好….”布鲁斯没有试图拼凑出任何一个虚假的表情——这在属于布鲁西宝贝的时间里,无疑是很少见的。

玛莎似乎是楞了一下,背对着他稍微顿了顿,才转了过来:“是布鲁斯啊…..”

沉默与无言,在她转身的一瞬间便如同某种伴生的藤蔓一般飞速生长,挤走了最后一丝留以呼吸的空气。二人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悲伤与疲惫,他们同样对这无意义的言语感到厌烦——但似乎总是无法杜绝它的影响。

“关于克拉克的事情……我非常抱歉。”布鲁斯厌烦自己的说辞,但却无法避免——这是所谓‘最基本的礼仪’。即使明白这没有任何的意义,但它却总是如同一条两端无限延长的深渊一般,无法跨越。

“非常….抱歉。”他重复了一遍,是只有他和玛莎才明白的意思——为此次毫无必要,但无法避免的谈话道歉。为这反而会让谈话双方更为痛苦的谈话道歉。

玛莎闻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张开双臂,抱住了布鲁斯。

布鲁斯并不是一个习惯与他人接触的人,所以他几乎是本能的后退了一步。但略微停顿之后,他还是再次上前一步,抱住了玛莎。

‘这是玛莎’ 他的脑海中回荡着虚无而模糊的言语‘这是与你母亲同名的人,而你甚至未能将克拉克再次交还于她——你明确的知道你有救下他的能力,却因你的疏忽而错过了机会….’

他不知道这声音源自于何处,但这却几乎让他的手指离开玛莎的后背——他知道,他搞砸了,他甚至不配于……

“布鲁斯。”玛莎突然开口,打断了他再次将所有过时收归己身:“布鲁斯。”她再次重复了一遍,手指带着安抚的意味划过他的后背。

布鲁斯身子僵了一下,随即感觉似乎有某种雾气蒙住了他的眼睛。但最终,他还是用力的眨了下眼睛,拍了拍玛莎的肩,结束了这次过于漫长的拥抱。

玛莎后退了两步,不过却一直注视着他的眼睛——似乎在寻找着某种还未消散的阴霾。她的目光略过布鲁斯浅灰色的瞳孔,只看到了浓重的哀伤与疲惫。那些往常在克拉克还在的的日子里便挥之不去的、无尽的自责似乎在此刻暂且消散了。

她似乎想说什么,但布鲁斯却示意她稍等:“肯特夫人…..我们总是要放弃一些‘过去’的对吗?无论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做到不忘却…….便是极限了吧。”

她止住了刚才的话头,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却显得放心了许多。

 ----------------------------------------------------

雨是还在下的,但好像却有些些微的不同。不再那样的冷厉,而是更加柔和了些。而他也终是学会了一些,他本不想学会的东西——既然终究会淡然处之,那么便无法一直孩子气的沉浸于其中。总有些人要离开,而他所能做到的,想必也只有尽可能的延长他留存于心间的时间了吧。

他如是想着,雨伞不小心擦过一个带着孩子的女性的头发。他没有去看那被打湿的红发,只是轻声道了歉,便再次向前走去。

有的时候,显然并不是由着我们自己的意愿,便可以轻易停下的。

---------TBC----------------------------------

*这里的‘之前’,即布鲁斯父母死去的那次。

*基督教葬礼上的悼词。

4

评论(1)
热度(24)
© un_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