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绝望呢....【笑】

【蝙超】星光可触

                    序--0

      那是有时可见的、黯淡的亮光。尽管时常被遗忘于身后,但总是模糊的存在着。即使每次都如同烛火一般摇曳着,仿佛要破碎消散。不过最终,它还是会回归它最初时的那个样子——轮廓不清的光线,从身后某个角落散发出微不足道的光芒。

      它总是存在,亦能被模糊的感知。却始终笼罩在一层薄纱之中,无法被我们所触及。于是我们便只能在它偶尔透露出一抹微光时,才能够清晰的感知它的一切。但这样的时候总是不长,因此它也常常被我们所忽视。

       总而言之,无论我们如何变化、无论外界怎样经历风雨,它也只是淡然的在身后闪着光…….也许是永远,又也许会终结于我们寿命所不能及的时间尽头。

——————————————————————

 

      “我说….你最好还是走快点吧。”走在前面的男孩回头拉了下布鲁斯的袖子,但布鲁斯却已经没有力气去拍开他的手了:“马上就掉队了呢。”

      “我以前…..”布鲁斯在说话的间隔处喘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肩上的书包带:“可从来没有背着包….呼…走过这么多路啊。”

       那男孩叹了口气,看着前面即将消失的队伍,对着布鲁斯道:“没走过路就不要参加户外夏令营……不是还可以绣个花什么的。”

       “那是给女孩子开的夏令营啊。”

       “对啊,你参加很合适的吧。”

      布鲁斯闻言推了他一把,道:“你才是小姑娘呢…..嗯….克拉克…克拉拉?”他似是被自己逗笑了般,直起身子颤抖着笑了两声,但随即又被背上书包的重量压了回去。

     “唉….”克拉克皱着眉叹了口气,没有理会布鲁斯的调笑,只是抬起手随意的指了一个方向:“去那边的小溪旁边等吧,带队的老师好像说过….之后队伍会从河边回来。”他言至于此又叹了口气:“不过说起老师….连学生掉队都没有发现的老师真的没问题么?”

      “干嘛那么没意思嘛?”布鲁斯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右手在他的眉间比了一个三角:“你看老是皱眉头的话,之后眉毛就长这样。”

     “才不会呢。”他反驳道,但却舒展开了眉毛:“倒是你一直这样下去,长大以后也会很傻的吧。”

      布鲁斯耸了耸肩,一脚踢飞了脚下铺了厚厚一层的落叶。两个男孩突然开始边走便踢落叶,任由这些叶子落在身上。他们丝毫不在意这是否会弄脏衣服,只是不断的扬起干枯破碎的叶片。

       “会不会有狼啊。”布鲁斯把一片破碎的只剩半个叶面的枯叶从头发上摘下,突然有些没头没脑的问道。

     “不会。”

     “就不能多说两句么?其实很没礼貌的吧。”

     “无所谓的。”

      布鲁斯闻言愣了一下,显出有些惊讶的神情,想说什么却又被咽回了心中。他停下的为了踢起叶子而故意抬高的脚,只是正常的走着。但一旁的克拉克却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便继续自顾自的踢着落叶。

      沉默本妄图在二者之间滋生,但却被人为的抹消了——十来岁的孩子本就耐不住性子,仅仅坚持了两分钟不到,就忍不住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道:“我说,你….”

      他顿住了,看着克拉克那双湛蓝的眼睛——如同过于清澈而毫无波澜的湖面,倒影着一切……一种莫名的幻影忽然闪现,尖啸着将布鲁斯整个吞下。他不由得因恐惧而后退了几步,但最终还是为了克拉克所流露出的、些许不易察觉的悲伤神情而停下了后退的步伐——他最终还是上前一步,把克拉克抱入了怀中。

       由于年龄的关系,布鲁斯其实并不能理解这种惊恐的缘由。但他依旧能感受到不适和由然而生的异样感,似乎是他身体中的一部分在尖叫着‘危险,请勿接近’一般。不过他还是忍着这种不适抱住了克拉克,将下巴贴在他消瘦的肩膀上。

      “干嘛….”克拉克眨了眨眼睛,露出些许惊讶的神色。他叹了口气,手指不太自然的活动了一下,僵硬着回抱了一下布鲁斯:“好了,还要走到河边呢。”

       布鲁斯并没有立刻松开手,而是偏过头去,观察克拉克的眼睛——仍然是清澈的蓝,却刚才相比少了一抹异样的通透。那种惊恐如同泡沫般消散,仿佛是某种错觉、或虚幻的想象。他后退了一步,但没有松开克拉克的手。

       克拉克看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并没有挣脱,只是由着布鲁斯在稍前的位置拉着他前进:“拉着走路感觉就像成群结队的小姑娘一样啊…..”他略显无力的抱怨着,上前帮布鲁斯托住了他背后的背包。

       “不需要啦。”布鲁斯撇了撇嘴,抖了抖肩膀,把背包的重量从克拉克手上移回肩上。

      克拉克看着在背回书包后呼吸便有些沉重的布鲁斯,略微思索了会,最终还是叹着气把背包从布鲁斯肩提了起来:“别玩包啦,马上就到河边了。”

      走在前面的布鲁斯扭头向着他做了个鬼脸,举起那只仍拉着克拉克的手道:“要提也别用这个姿势,你没发现你走路很别扭吗?”他笑了一下,完全忽视了那个显而易见的便捷选择——松开手。

      克拉克看着他们交叠在一起的手,抬起头,似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将那些语句消融在了此刻从树林上方洒下的稀疏光点中。

      他其实很清楚布鲁斯究竟在干什么——他试图传达安慰的意味,但又不想吐露那些毫无意义的语句,于是便也只能用身体上的接触来代替那些太过于苍白无力的东西。

     克拉克微微握了下布鲁斯的手,却把力道把握在他恰好无法感知的地步。所以布鲁斯只是仍毫无所觉的拉着他的手,向之前所指的河边的方向走去,而克拉克则走在布鲁斯身后,看着布鲁斯那随着步伐而颤动的黑发。

      他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奇妙的颤动——源自于他们交叠的双手、源自手指间暧昧的距离。那颤动频繁而细微,似乎是遵循着某种独特的频率搏动。喜悦自然的涌上心间,但随即便转换成了另一种思绪…..

      扑通、扑通….

      本来似有似无的搏动声渐渐大了起来,甚至已经到了让人不适的地步。克拉克急促的吸了几口气,似乎想要将这随着声音的增大而愈发压抑的频率赶出心间。

      扑通、扑通、扑通…..

      “布…布鲁斯….”

      他试图叫住还在继续前行的布鲁斯,但那搏动已然占据了他全部的精力,他甚至没有力气去向布鲁斯求助。

      其实以往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只是因为知道了结果,所以他从未向他人寻求过帮助。

      他恍惚间似乎摔到了地上,不过他也已然无法去在意这些了——那种搏动,间杂着阴沉与模糊的巨大闷响,不断的在心间敲击。他略微动了动,把自己蜷了起来,最终还是说出了那句已然知道结果的问话:“你听见了吗?”

      “克拉克,你怎么了?”布鲁斯的声音此刻显得模糊而虚幻,但仍听得出几分急切的意味。

      扑通、扑通….

      “你听得见吗!”克拉克吼道,试图用自己声音去盖过那永不停歇的低沉回响:“…..听得到吗?”他这次声音稍小了点,却更类似哀鸣与呜咽。

      “.…..”布鲁斯并没有回答,但克拉克却睁大了眼睛,看到混杂在一片杂乱色彩中的、布鲁斯的双眼——那是带着明显疑惑的黑色,与他周身纷乱繁杂的颜色不同,所以极易辨明。

       明明是早该确定的答案,那又为何再次期盼有所改观…..或者换句话说,期盼本没有什么不对,但过度的期盼不过是不切的空想。

       他底下头,试图把自己蜷缩成一团,以此隔绝那从未停止的声音,但失败了。

      “……”

        扑通、扑通….

      “克拉克?”

      “嘿,醒醒,别昏啊!”

        “克拉克!”那以声音制成的牢笼似乎因为某个声音而裂开了一道裂痕,然后便直接崩溃为尘土。克拉克在声响消失的瞬间便从地上爬了起来,脚下趔趄着退了两步,站在了树林中的某颗树下。

       他眼前略有些发黑,而感到世界静的可怕——失去了先前那令人心颤打断巨大声响,这广袤无垠的空间似乎又显得过于空旷了。他希望和什么人说说话,但….

       “克拉克,你…..现在状态怎么样,需要我带你走出去吗?”布鲁斯在这个时候倒是意外的冷静,虽然可以从他紧皱的眉间看到止不住的焦急,但现在在此刻他只是问那些最能够帮助到他人的问题。

       但很可惜,这对于克拉克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

     “我还好。”

     “可是你….”

     “我没问题。”

     “克拉克你…..我是说….”

     “没什么,去河边等吧。”

        布鲁斯闻言便没想再说什么,只是向着克拉克走了一步,摊开了手掌——他试图再次将二人的手指交叠,但却没料到这次克拉克只是手指动了动,然后绕过布鲁斯,径直向着不远处的河流方向走去。

       最终,直到到达河边,也没人再说一句话。克拉克只是在那里一言不发的快速前行,而布鲁斯则几次试图搭上他的肩膀,但总是被克拉克先一步发现而回过头制止——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布鲁斯。

      那双眼睛,再次带上了方才那种令人畏惧的通透和无机质。

      “我说….”克拉克最终做到一块靠河的石块上,而布鲁斯却没有坐,只是站着看着他:“你到底怎么了?”

      克拉克偏过头,没有回答。

      “克拉克….”

      “你看。”他突然开口道,仍然没有转头,只是注视着没有距离的远方:“看见那里了吗?那个汇聚点。”

      他指的是一条较小的溪水汇入河流的地方,而布鲁斯在看向那里的瞬间便愣住了,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过了很久才略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嗯。”

      “那条溪流里的水,永远融不进去的。”

      “不,如果你只看后面的河流,是无法分清其来源的。”他似乎还想再做反驳,但却显得过于无力。于是布鲁斯也只能看着克拉克的背影,以及那条蜿蜒曲折的溪流。

        克拉克最终还是转过了头,看着布鲁斯,道:“但你没有考虑一点…..”

        “溪流很可能本身就带有无法抹消的色彩。”

  ——————TBC——

·这篇的时间线发生在‘我们所见的世界’之前,并不算是番外,而是同一系列。(为什么我要从第二篇开始写呢.....我也不知道)    我们所见的世界

·由于题材问题,这篇应该没有后篇那么...so sad

·关于这篇的超人:由于开始的时间线是在一个‘克拉克的能力已经开始觉醒、但布鲁斯还尚未父母双亡’的时间点上,所以我感觉克拉克很可能在这个时候会比起布鲁斯成熟很多——毕竟他是处在一个类似于被欺凌的角色的位置上,而且他本身也并非是人类,所以感到疏理也是理所应当的。

·最重要的一点——角色属于DC、属于他们自己,ooc属于我。

评论
热度(27)
© un_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