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绝望呢....【笑】

【蝙超】我们所见的世界——6

6

【第5天】

    他看着脚下的人群,如同看着海——那是一种随时会激起巨浪的压抑,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人吞噬殆尽,不留任何残余。

    人群在向着哥谭东面的电视塔缓缓涌去,而即使其中并没有人大声叫喊、也没有人举着刺目的标语牌,这也足够使任何旁观者感到不安了。那些包含着愤怒的议论与凌乱嘈杂的步点在本该空荡的街道间回响,而路灯则为他们拉出一团扭曲的阴影,在街道两侧的房屋上缓缓蠕动。

    蝙蝠侠站在老旧房屋的屋檐上,静立着等待他们通过这条街区。他根本无法控制住这些数量不少的游行者,于是只得留在高楼间的阴影中,跟随着游行的队伍——现身会让局面变得无法控制,而他又不可能做到置之不理。

    游行的理由在他看来完全站不住脚,但却又能令人感到一丝莫名的熟悉:一群自发组织起来纪念超人的学生,突然得知了哥谭的电台正在播出质疑超人的辩论节目。于是莫名的声音便从心中滋生——

    ‘砸了电视台,停止节目’

    最初说出念头的人已然隐没在人群之中,但这却如同海面上偶然的风暴般,搅动着平静的海面。学生们达成一致的速度惊人,而执行的速度就更快了。

    莫名的理由和简洁到站不住脚的行动计划,配以一群躁动的学生以及激动的情绪,便得到了最为荒谬的结局:一场在半夜时分临时起意的游行,途径了几乎是整个哥谭闹市区。

     蝙蝠看着脚下已然走过大半的学生,反复体味着其中最为可笑的部分——这就是克拉克在走过他的一生之后,所换来的直接结果。

    “阿尔弗雷德,哥谭警方要多久才能赶到?”蝙蝠侠向前走了一步,发射抓钩使其钉在了对侧大楼天台的护栏上。

    他顺着绳索拉扯的力道一跃而下,略过还在行进的人群上方。然而即使破碎的风声环绕在耳畔,他也能清晰的听到那些包含着愤怒与兴奋的议论…..议论如何毁掉一次节目,激烈的讨论着该如何破坏播出、处置那些与他们观点不同的嘉宾。

    他翻身落在护栏内侧,长叹了口气,徒劳的驱散着悚然涌上的寒意。

    “还有大约五个街区…..距离繁华的地段并不远,但应该不会波及。”阿福的声音带着些微不可闻的电流声,却驱散了些许的彻骨冷意….但是效果有限。

    “唯一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应该会进入东区的外围。”

    “这样的情况是无法诱导到其他的路线上的…..游行经过的东区部分不是人员密集区吧?”

    “诶….”阿福略微迟疑了一下,随即回道:“对,这里距离东区主要的‘营业区’还很远….这算是今天晚上唯一的好消息了吧。”

    “嗯。”蝙蝠侠随口应了下来,翻身跃上了护栏。他看着脚下人流缓缓的涌动,不知为何想起某个早该被遗忘的早晨…..某个本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被遗忘的清晨。

    那似乎是在某次大学中的公开讲座,克拉克坐在他的旁边,由于无聊而在某张白纸上划出无意义的线条。他依稀记得讲师似乎是提出了一个有关于分组合作的假设,但克拉克只是耸了耸肩,隐秘的翻了个白眼。

    “怎么了?”记忆中的布鲁斯轻声问道。

    克拉克转头看了他一眼,手中铅笔在纸张的空白处画出了一个潦草的小人:“一个人的话,很麻烦。”

    布鲁斯挑了挑眉毛,拿过另一只笔在那个小人旁边加上一个稍微有些歪的人:“两个人就不麻烦了吗?”

    “不,两个人的话….”他在两个人间画了一个十字形状:“就是加法麻烦。”他头上的卷毛随着说话声轻晃了下,暂时移开了布鲁斯的注意。

    “那….之后呢?”他直觉还有下文,于是便顺势问道。

    “三个人是乘法麻烦、四个人就算是平方麻烦……”克拉克抬起头,令布鲁斯看到他眼中些许细碎的光亮:“五个人的话…..”

    “指数级麻烦。”布鲁斯忽然吐露出了一句本不应存在的话语…..记忆中的布鲁斯在瞬间便消散破碎,取而代之而是蝙蝠侠。他看着克拉克,但却又无法明晰的分辨他的模样,于是便再次重复了一遍:“指数级的麻烦,你那天说过的。”

    他似乎是期待着的——期待着克拉克能对此有些回应、有些特殊的反应…..而非只是记忆中一个单薄而模糊的影子。

    但克拉克只是轻柔的笑着,拍了拍蝙蝠侠的胳膊。他开始变得愈发模糊,只有笑容依稀可辨:“啊,你说很多个人吗?”

    他并没有对此做出任何反应,只是仍然重复着那天的对话。单薄的影子愈发模糊,只有那时语言中一丝一缕的寒意沁入了布鲁斯的心中。

    “很多的人的话,可能就是…无限的….”克拉克甚至没有说完该说的,便消散在了开始变得扭曲的教室中,只留蝙蝠侠在逐渐崩碎的昔日中,补上了他尚未说完、却又早已说出的句子。

    “无限的麻烦。”他叹了一口气,令回忆与幻想如烟般淡去。哥谭仍是如刚才那般灯火通明,而行进中的人群…..那如同伤疤般蜿蜒在哥谭城中的线条,也仍在缓慢的前进着。

    “Mr.韦恩?”阿福的声音再次从耳机中传来,但语气却带着些少见的不确定和犹豫:“瞭望塔发出的警告——有人在大都会中央银行劫持人质,与警察对峙….”

    阿尔弗雷德作为一位长辈并不想让布鲁斯以此为难....但身为蝙蝠侠的后勤人员,他也只能将这如实转述。他清晰的知道这也许会在他这位主人的心上再添一道新伤、也明白布鲁斯甚至很难对此做出抉择。

      但他依旧无法隐瞒这消息....他也只能尽一位后勤人员的职责罢了。他早已做好了得到消极回答的准备,但未曾想到回应会是这样一句疑问——

    “【等级D】以下的任务应该直接联系该城的常驻英雄,如果没有才会从近调配……大都会是卡尔的管辖区吧?给瞭望塔系统过一个自检程序,我怀疑可能是数据处理…..”蝙蝠侠似乎在此刻才意识到了什么,如同被扼住咽喉般止住了质疑,任由电流流动着平缓的噪音以及脚下人群的声响支配了余下的沉默。

    刚才的话语比之以往任何一句话都不经思考、斟酌,如同流水般从脑中倾泻而出。直到他强行咽下了那些还未出口的句子,任由其如同碎玻璃般割伤咽喉。

    他知道这本应不属于蝙蝠侠的失误从何而来——无端的幻觉、以及沉浸在回忆中的自身。

    这些幻象、混乱的思维,本就不该出现在此刻。无论是蝙蝠侠、抑或是布鲁斯,他们本就没有任何放缓脚步的余地,所以这些不过是无意义的懦弱招致的记忆断片而已……

    似乎有个细微的声音发出了反驳的声音,但蝙蝠侠却如同熄灭微弱的火星一般将其踩灭。他最终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通知联盟,我去一趟大都会。”他伸出指尖,似乎像是试图触碰脚下人群所投射出的影子,也似是要挡住他们。他俯瞰整个哥谭,同时也观察着那个已结成一个整体的生物——那些学生之间似乎已然不再有任何分别,而有的不过是一个饱含怒火的整体。

    “那么我去通知迪克少爷改变夜巡的路线。”阿福一贯平稳冷静的语调让他略微松开的紧绷的神经,却在视线扫过脚下人海时又再次紧绷——他看着那些人,看着那止不住的浪花与翻卷着的漩涡。

       他忽而意识到自己已然失去了一道星光…….那他便绝不能让那被愤怒支配的海吞噬剩下那些。于是他哑着嗓子,用一种略带无力的语气叹道:“不要通知迪克…也不要通知其他罗宾,让他们照常夜巡。”

     “那游行…..”阿尔弗雷德问道,他将语气中那一丝些微的惊讶与怅然隐藏的很好,瞒过了布鲁斯的注意。

    “……..”蝙蝠侠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回答。他只是静立在原地看着远处闪烁着的警灯、以及这座他所守护数十载而从未放弃过的城市……他几乎要再次停留,亦如漫长岁月中的每一次抉择。

    不过最终,他还是挪动了脚步。

————TBC————

5

评论(2)
热度(26)
© un_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