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绝望呢....【笑】

【蝙超】我们所见的世界——7

 注:不影响主线剧情,有微雷。与cp无关所以没有打tag

——————————

7

【第5天】

    店长的大衣不见了,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不过,在她看到地上灰尘被扫开的狭长痕迹之后,便只是了叹口气,顺着那道不太显眼的印记向屋内走去。她大概是知道大衣的去向了,但却不明白为什么....

    一个不好的猜想在店长脑中闪过,如同浓重雾气中兀然闪过的耀眼白光。她不由的加快了脚步,似乎这样便能将它抛之于身外。

    最终,拖行的痕迹止于楼梯间的小门前。门缝处透露出一丝微弱的光,在地板上反射出黯淡的痕迹。店长微微弯下身子,紧紧握住小门那生锈的把手,却始终没有推开——她有些畏惧于证实那个猜想。

    但门还是开了,是从楼梯间里被推开的。推开门的女孩右手拖着店长的大衣,仰着头盯着她——虽然是在温暖的室内,女孩却如同置身于寒冬之中一般轻颤着。

    “......你知道就算没有大衣,我也要出去的吧。”店长看着她,努力着组织出什么带有安慰意味的句子,但最终她也只是蹲下身来,直视着女孩的双眼——她试图寻找出什么来否认那个猜想,但最终却一无所获。

    “我听到了....”女孩抬起头,直视着店长的眼睛,而她的眼中则空无一物——除了一片破碎的光芒:“你和叔叔说的....那个不好的事情。但是,但....你不能过去。”

    店长闻言偏过头,将即将出口的长叹强行咽了回去。那猜想最终还是被证实了,而她则没有做好任何应对的准备。她曾在以前为女孩规划过她未来的人生、并计划让这些事情永远烂在东区肮脏的角落中.....不过现在想来,那些规划只是太过不切实际的妄想而已。

    她伸出手,轻轻的将还在颤抖的姑娘搂入怀中,让女孩把头搭在自己的肩上,放缓声音道:“你认为我应该从那里离开?”

    “当、当然...”女孩的语气中的惊惶有所缓解,但依未消散:“我们不是......很久以前....就搬出、东区了吗,但你为什么还要...回去?”

   “你知道东区是什么地方吗?”

   “我....应该也、不算是小孩子了吧。”女孩左手搭在了店长的手指上,但右手却仍没放开那件大衣:“那你为什么....要回去。”她依旧执着于那个问题,似乎问出结果便能改变什么一般。

   店长闻言并没有说话,而是稍犹豫了一会,才道:“东区并不是一个很轻易就能离开的地方——我们仅仅是搬出去住了,但我从未离开过......或者说我目前还无法离开。”

   “从未...离开?可是....”女孩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打了个寒颤。店长在她颤抖的瞬间便将她搂的更紧了些,可她却挣扎着推开了店长:“可是你、你不是说,你来自大都会.....”

    “我的确来自大都会,但是在大概是十几岁的时候吧,我就被人.....带到了东区,之后就一直没有离开了。”店长在说话间略顿了下,小心的将那个太过直白的词汇改成了温和的‘带’。

    “可…..可是,你…..”女孩将手上的大衣又攥紧了几分,迫切的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又无法发出声音——在这件事上,她根本无从分辨何为‘正确’。

    她是想让店长离开、永远与那个地方隔绝,但却又隐隐约约的明白这似乎并不是如此轻易的事情。以往那个是非分明的世界似乎忽然对她流露出了本来的面貌…….杂乱而无序,呈现出一片肮脏而不均的灰色。

    “你为什么…..不走?你可、可以离开哥谭。”但她最后还是开口了,不过依然是质疑。她在恐惧着去劝阻——她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似乎假若‘请你留下’这样的句子一旦出口,就会造成什么无法挽回的结果。

    店长闻言微微向前挪了一点,本想再次搂住女孩,却又犹豫了一下,只是抓住了她的左手:“我离开东区的交换之一,就是要定期回去。而如果我擅自离开哥谭…..你有没有想过,我和你叔叔的孤儿院为什么会被允许建在东区的边缘、而且从来没人找过我们的麻烦?”

    “可是…..这不对!”有几缕因光线而黯淡的金发从她额间垂下,挡住了紧紧绞在一起的眉毛:“不该是,是这样的。”

    “没有任何东西错了啊!哪一个都没有错…..怎么能这样?”很罕见的,她没有停顿的把一句话完整的说出来……虽然依旧是痛苦的质疑。

    “的确,没什么不对的。”

    “所以…..所以…..”她主动上前一步,勾住了店长的脖子,而泪水则终于轻缓的落在了店长的背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店长并没有立刻答话,只是轻轻的拍着女孩的背。她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左手腕上的腕表,于是便不得不长叹一声道:“如果事实就是这样,那么就没什么可以质疑的了。”

    “可是,我不想让它是这样的。”

    “没有什么‘不想’,事情本就如此发展…..”店长略微顿了顿,将女孩额前的一缕乱发别到了她脑后:“如果你之后遇到这样的事情,也只能尽量的避开吧。”

    “但…..你呢,你又该怎么避开?”女孩把一直拖在地上的大衣微微扯了扯,搭在了手上,然后便退后了一步:“你怎么办呢。”

    店长没有立刻应答,而是向她伸出了手,之后才用略有些低沉的声音道:“对于我来说,这早就已经是无所谓的事情了。”

    女孩看着店长的手,再次后退了一步。她看着店长骨节分明的手指、以及指尖上有些黯淡的蓝色指甲油——她很不喜欢这样的颜色,但每次她被送来借住的时候,这都会出现在店长的手指上。而她现在则明白了这代表着什么……这是一个佐证,提醒她这一切并非是短暂的噩梦。

    “能把大衣给我吗?”那蓝色晃了晃,再次向前了一点。

    不过女孩只是再次皱着眉退后了一步,低着头不去看店长。她就那么低着头,将大衣叠成有些凌乱的团状,然后轻轻的用手抱住。有什么东西在此时突兀的响了一下,但她仍旧盯着木板中的间隙,直到视线边缘有什么东西晃动了一下…..那是蓝色的。

     “.…..上床之前记得把牛奶和药一起喝了。”店长的手缩了回去,那些蓝色便随之在女孩微微抬头时闪烁了一霎,然后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女孩依然没有反应,只是抱着大衣低着头站在原地,听着在楼梯间旁格外显眼的脚步声:“哒…….”店长倒退了一步,这时她才抬起头来,但只是看到了一双带着一点淡淡的担忧和哀伤的眼睛——随后店长便转过身子,向着大门处走去。

    “哒、哒。”她盯着店长随着行走而轻缓的摇晃的头发,等着那本就不甚剧烈频率停下。

    可是没有,没有停。店长只是一直的走,晃动着的身形被走廊上的灯光映照的如同几近消散的幻影。

    女孩剧烈的喘息了几声,再次后退了一步……然后她抱紧店长的大衣,尽可能快的向着大门跑去。走廊两侧的廊灯从她身侧快速略过,在她的眼中留下炫目的白色线条….但她甚至不敢微微眯起眼睛,唯恐在眨眼间丢失了店长的背影。

    “嘶哈…..”她跑到店长的身后,略微平复了一下呼吸,然后轻轻拉住了店长的衣角——她本想将大衣递给店长,却在看到店长的那一刻失去了所有的勇气….劝阻的话语又一次即将出口,但却最终被归于沉默之中。女孩的手指颤抖着将大衣递给店长,却在最后一刻任凭它滑落到了地上。

    她转过身子,趔趄了两步后便跑开了。脚步声止于某扇门前,然后便是关门的轰响。

    “唉….”店长皱着眉蹲下身子,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大衣。她本想再将女孩从那个她常躲的楼梯间里劝出来…..不过她只是抬起手腕看了眼表,然后便背过身,将大衣披在身上,推门离开了。

---------------------

    店长再次踩下了刹车,在停车线前堪堪停下。她的手指间夹着一根从副驾驶偶然发现的烟,却并没有点燃。

    她只是在红灯的间隙盯着那根狭长的烟,仿佛能从中获得什么慰籍一般——她已经戒烟很多年了,本已经遗忘那种令人上瘾的轻松感。

    但现在,她真的很想再抽上那么一根。

    店长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车内带着皮革味的冷空气将肺部填满。她又看了一眼那烟,随即手指轻轻弹了一下,将那只烟掸落到副驾驶座下。她垂下右手,握住手刹的金属涂层,然后在绿灯亮起的时候将其提起。

    她其实不应该离开的,店长知道这一点。她知道让一个脆弱、易碎的孩子独自去面对这样的冲击是十分不负责任的事情…..

   “不过我好像也从来都算不上一个称职的监护人。”她猛地踩下油门,让自言自语的声音淹没在引擎的轰鸣声中。

     哥谭夜晚的街道很冷,以至于路上并没有多少行人和车辆。远隔一两个街区的、东区中心街的霓虹招牌不断的闪动,但那里来去匆匆的行人与这附近没有任何的关系——不论白天黑夜,店长从来不愿在人多的地方开车。她宁愿绕些远路,也不想看着人头攒动的景象。

    “叮。”放在副驾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从座位上掉了下去。店长皱着眉叹了声,将车停在了路边某个已然停业的商店旁。她探出身子,有些艰难的将手机从座位下捡出来。

     “喂?”她接起电话,抬头看了眼中控上的时间——差15分钟10点整。

    “你的小姑娘….她到现在了也不出来。”

    店长没有应声,只是将手机调成扬声之后放在腿上,轻轻将头抵在了方向盘上。

    “.…她到底怎么了?以前可从来没有到了熄灯的时间都不出来过。她现在一个人呆在楼梯间里,灯也没亮着,真的没关系吗?”

     “先等等吧,要是到10点她还不出来….楼梯间的钥匙我放在大门口抽屉的第三层了。你顺便拿一下她的药,应该是放在第二层。一次白色药片的两片、红色包装的….”

    “冲一袋半,我知道。”电话那头的声音打断了店长,而她对此也没什么反应,只是低下头,看着通话界面那不断跳动的时间:“所以,前面那个问题?”

    店长的头又向下滑动了几厘米,几乎整个贴在了方向盘上:“我是说…她…可能稍微….”她含糊的说了两句,但最后只是长舒了口气:“总之,她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知道我晚上到底跑去干什么了。”店长的语速不自主的加快了些许,但随即被她有意的抑制了:“以前我们说过的。”

   “什么?”

    “记得我们曾经列举过,所有会因为我而发生的糟糕事吗?…..她知道我去干什么了,就是最糟糕那个的设想。”

    电话那头传来了声长叹,然后便是来回踱步的声音:“可是她本来就难以适应这些…..日常生活、以及所有的一切。之后会怎么样?”

   “我…”车外突然传来一阵微弱的喧哗声,但很快便消失了:“除了祈祷她自己能处理好这些事情以外,我想我是起不到什么正面作用了。”

    “不……你也许….”

    “没有什么‘也许’。劝说只能让自己感觉良好……事实上,你无论做什么,对于她来说都太过过分了。”

    “所以…这就是我们力所能及的所有事情了?”

    “大概吧。”店长忽然攥起拳,毫无预兆的、用力的敲打了一下方向盘:“我也许是她能找到的最差的监护人了。当初我根本就….”

    “没什么比让她留在哥谭东区更差的事情了。至少你把她从东区带出来了…..”

    “但是没用。”她不断用手指抹着手机屏幕,仿佛有什么雾气遮挡住了视野一般:“我带她回来差不多五年了,我还是连怎么和她说话都不知道。我从来没在乎过这些、这一切,但是她在意……”店长将手机猛地翻了一面,使得屏幕上微弱的白光消失在车中:“我根本不知道说什么才是对的。我感觉对她来说…..无论怎么去安慰都毫无意义。”

    “她至少比刚来的时候好多了,你不能因为出了点问题,就开始…..这样。你知道这没有任何意义。”

    店长没有应答,只是把手机的声音调小了些许,使其正好达到难以听清的地步。引擎未熄火时发出的微弱噪声突然变得刺耳起来,与一些似是从车外传来的细小声音一同纠缠成沉闷的噪音。

    电话那头的人还在说什么,但已经听不清楚了。但那些细碎的声音始终没有停下,使人察觉到一丝令人不悦的距离感——她沉默了一会之后,挂断了电话。

    “对不起….”她把手机扔到了副驾上,直起身子扭了下略有些酸痛的脖子,却措不及防被一道白光晃了眼睛。她微眯起眼睛,过了一会才勉强看清那是一盏明亮的有些过分的车前灯。

    “怎么…”她皱着眉问了句,在灯光的照射下几乎无法视物。刺眼亮光留下的光斑在她眼前徘徊,使得一切都附上了一层青黑色的薄膜——她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下了车。

    她本想让那车里的司机关掉车前灯的…..她本来是这么想的。但几乎在车门打开的瞬间,一些原本被忽视的声音便兀然增大到了使人不适的地步。

    咒骂、争执、杂乱的脚步声…..混乱的声音。店长抬起头,却只看到了一些模糊的人影,和那些青黑色的光斑。她摇了摇头,试图将那些光斑和模糊的影像转变为清晰的画面,但并未成功。

    “女士!”一个人影忽然对着她挥了挥手,向她喊道:“你不是来参加游行了吧?”

    “什么游行?”她反问了句,尚未等到应有的回答,却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响——一声呼啸,尖利而又难以忽视。她想转过头,但那呼啸却在几乎瞬间停止了……然后便是疼痛,和无法抑制的眩晕。

    她看着地面向她塌陷,然后便是灰色的车座。那些色彩宛如流沙一般飞速崩塌,并最终露出原本被覆盖着的、无机质的黑——她几乎在瞬间便跪倒在了地上,手臂则勉强搭在驾驶座上。那些晃眼的光斑开始缓慢的扩大,和剧烈的疼痛一同在脑中回荡。

     店长用手指扣住驾驶座的边缘,将身体艰难的从地上拉回了车中。她本想再关上车门,却因脱力而只得看着那些黑斑与周围的环境组合成怪异的色彩。

    “嘶啦。”她能听到金属撞击地面的声音,本该长久的回荡于街道间,但却随即被嘈杂的人声所覆盖。

报警

    她挣扎了一下,伸出手指在副驾上摸索。指尖上传来的是混乱的触感,和愈加模糊的意识一同缓慢的陷入泥潭。

报警…..危险,疼。

    她摸到了手机,颤抖着在屏幕上盲目的滑动着。她睁大眼睛,想看着屏幕拨号,却只看到一片黑色。

报警。电话….

    难以抑制疼痛让她颤抖了一下,使得手机从手中滑下。她还想再次摸索,但最终还是让疼痛伴随着无意识占据了主导。

-------tbc-----

6

评论(1)
热度(2)
© un_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