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绝望呢....【笑】

【蝙超】我们所见的世界——8

攒了两篇一起发,因为第七篇基本和cp无关,所以并没有打上tag。7有微雷,不看也并不影响理解主线剧情。不过我还是在文后整理了一个时间线方便理解。

—————————————

8

【第5天】

    “帮我把东区4到6街今晚的监控调出来。”他将手掌摁在车库出口的触摸屏上,却因用力过猛使得支撑的金属杆发出了尖锐而令人烦躁的声音——但他并没有理会,只是在厚重的金属门还未完全打开时便快步走了进去。

    “Sir。”阿尔弗雷德罕见的停顿了下,将手中放置医疗用品的托盘放到了桌上:“我猜您应该并不是急着想再出去一次。”

    “我需要警方和游行者冲突地点的全部监控……时间大概是从9:50到10:30,地点在我刚才提到的区域内。”布鲁斯没有回答,而是用接近奔跑的速度快步走到蝙蝠电脑旁,将手臂处破损的装甲拆下、并从托盘里拿出了一卷绷带:“有初步的伤亡报告了吗?”

    “没有,以及…..还是我来帮您缝吧,监控可以等会再说。”阿尔弗雷德从胸前的口袋中拿出眼镜戴上,微弯下腰用酒精棉擦拭布鲁斯的伤口:“我可能不得不为您剪除一小部分被烧焦的皮肤,所以容我冒昧的问一句——现在抢劫银行已经需要配备火焰喷射器了吗?”

    “不…..是手枪。距离太近以至于我很难躲开,幸好他射偏了。”布鲁斯看着那棉签在伤口上擦拭,几乎是不可抑制的生出了焦躁之感。但他并不想表现出来,于是只得皱着眉盯着那伤口——阿尔弗雷德此时正巧在处理一小片坏死的皮肤,所以他甚至没有任何的触感,只是看着白色的棉签略过那些焦黑卷曲的皮肉…..

    “阿尔弗雷德。”他没能忍住这种虚幻感带来的加倍的焦躁,于是开口道:“就….只是稍微快一点。”

    “我一直以为蝙蝠侠是比较稳重的那个,至少比布鲁斯韦恩要好很多。但我似乎从未见到您如此的…..焦躁不安。”

    “我只是…..哥谭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我还得再出去一次。并且关于游行的后续报告需要整理,同时煽动者的身份也需要排查。”

    阿尔弗雷德罕见的没有应声,于是这就造就了毫无预兆的沉默。在瞬息之间,似乎所有的声息都消失了,然后才还是缓慢的复苏——水从岩壁上滴下的脆响和布鲁斯偶尔细小的吸气声成为了唯二的声源。而洞穴中的那些岩石则聚合成了敏感的神经,将一些脆弱又难以抑制的触感放大至令人难以忍受。

    布鲁斯试图再说些什么,但只是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不过幸好,阿尔弗雷德并未让沉默持续下去:“已经结束了。”他没有抬头,而是比先前更加仔细的擦拭伤口,但布鲁斯能从他的话语中捕捉到些许难以抹去的犹豫。

    “什么结束了。”

    “我是说游行…..哥谭警署几乎已经解决了所有的一切。而且….”他偏过头,从托盘上拿过医用的剪刀——自始至终,他似乎都在避免和布鲁斯有任何眼神上的接触:“而且,您应当比我更清楚,根本没有任何煽动者。”

    “他们只是…..自发且自然的做出这样的决定。如果您执意调查,想必最后得到的结果也只会是几个没有任何事先计划的、年轻的学生而已。”

    布鲁斯摇了摇头,他的眉头半皱着,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却不愿去细想。所以他避开了这个问题,转而去回答另一个:“但是….但是至少哥谭需要蝙蝠侠。我必须去解决那些尚未被处理的东西….”

    ‘或许是布鲁斯韦恩需要蝙蝠侠。’他几乎是立即便在心中反问了这么一句,并借此使得一些令人不悦的想法明晰起来——如果是这样,他无疑便是最为自私的那个人。因为自私带来的是患得患失和犹豫不决,而这两者又最终导致了现在这种局面——换句话说,假使这个想法成立,这一切想必都是他自己的过错。

    他下意识的让自己坐的更直了点,然后偏头正对上阿尔弗雷德的双眼….那是一片带有些许担忧和迟疑的灰色:“Mr.韦恩…..如果这次、仅仅是这次,哥谭不那么需要蝙蝠侠了呢?”

    “….也许是吧。”布鲁斯微微抬起手臂,以方便阿尔弗雷德为他缠上绷带。他的语气已不见方才的急躁,而是愈发的沙哑低沉:“警察和游行者在街道上正面冲突,双方都恨不得向对面投掷杀伤性武器。而且据我所知,当时已经有警察在申请批准使用催泪弹了…..哥谭 ‘的确’ 不需要蝙蝠侠。”

    “但您不得不承认,他们最终还是处理好了一切。”

    布鲁斯没有立即接话,而是在用未受伤的右臂打开了电脑上的监控界面之后,才轻道了句:“对。”他查询了几个摄像头的记录,试图通过交叉比对来确定冲突发生的具体时间和波及地点,但没过一会便又把鼠标扔回了桌上,关闭了用以对比的软件——他发现他不过是想找点事干,来体现自己并非是多余的那一个…..特别是对于哥谭来说。

    阿尔弗雷德长叹了口气,为绷带外侧系上一个松垮的结。他将散乱放在桌上的剪刀、酒精和棉签放回托盘中,动作依旧沉稳而缓慢:“所以问题并不在于哥谭——您比我要更清楚哥谭的情况,知道现在已经没什么再需要蝙蝠侠来解决的了,但依旧执意再次去‘处理什么事情’。我知道您认为游行的失控是您的失误,但是…..”

    “但是就是我的过失——我没能及时赶回来,而是在大都会忙着与几个初次犯案的小毛贼纠缠。我早就知道游行会演变为无法控制的暴力冲突,但却寄希望于警方能和平解决。”他用略高一些的声音打断了阿尔弗雷德,语速却快的惊人,似乎急于想证明什么一般。

    “Mr.韦恩,首先,我必须向您证明一点——这并非是您的过错,因为即使您在场也并不能干涉什么…..平民并不在蝙蝠侠的管辖范围内,暴乱的人群也是如此。”他说到此处时几乎难以察觉的停顿了一瞬,看向了托盘中的某样东西,然后才接着道:“事实上,唯一的问题只有一个——您为什么会去大都会?”

    “你觉得我不该去?”          

    阿尔弗雷德摘下眼镜,用随身携带的手帕仔细的擦拭。直到布鲁斯几乎忍不住再次发声,他才缓缓道:“这并不是您惯常的作风,但我并没有不赞成。甚至我认为比起留在哥谭,您去过大都会之后反而会好受一些。”

    “我倒是完全没有感觉到‘好过一点’那个部分。”布鲁斯叹息着用指关节敲击桌面,使得有节奏的清脆的敲击声盖过了蝙蝠洞内些许水流和翅膀拍击的杂音:“你又为什么会这么认为,这基本上是毫无根据的….”

    “您去大都会难道不是为了肯特少爷吗?”阿尔弗雷德向前微进了一步,正好用手托住被布鲁斯用力过猛的起身而带倒的扶手椅。对比布鲁斯的讶然,他几乎可以称的上是异样的平静:“是我的判断失误了吗?”

    布鲁斯似乎在此刻才意识到刚才的反应也许太过激烈,但也只是沉默着拉紧了手臂上缠绕着的绷带。他站的很直,却轻微的躲闪着阿尔弗雷德的目光:“当成判断失误就好。”

    “我恐怕做不到这点,Mr.韦恩。”阿尔弗雷德再次向前走了两步,他依旧给人一种平静感。但事实上却为了布鲁斯而担忧——他知道布鲁斯根本没有应对的能力,只会将其归结为某种本应、且必须承担的责任。而这种承担,除了更加清晰的探明‘黑暗骑士的极限’究竟在何处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用处。

    他不想知道那极限在哪,可以的话,他希望永远不要看到它。可是它已然半遮半掩的露出了真容,而阿尔弗雷德也只能尽全力的防止他的的到来。

    “我能自己处理好的。”他放弃了掩饰语气中的疲倦,转而跌坐回扶手椅上,几乎是深深的陷入了其中:“给我一点时间,我….最后会解决的。”

    阿尔弗雷德没有回应,只是叹息着从托盘中拿出了一部手机——他没拿稳,于是金属间碰撞与摩擦的声音便不得不长久的驻留与此。

    “这是克拉克少爷留下的手机。”他将其与电脑连接起来,使得屏幕上显示出某次通话的记录:“在您去往大都会的这段时间里….有人拨打了这个手机的号码,接通以后的所有记录我都保留在了这里。”他说完便后退了一步,无视了布鲁斯脸上全无掩饰的讶然和惊疑。

    “我去为您准备晚间的点心和咖啡。”他面对着布鲁斯向后退了几步,然后便转身离开了。便鞋踏在金属制楼梯上的声音逐渐变得细小而难以辨认,最后在阿尔弗雷德到达通往上层的电梯时终止。

    布鲁斯知道阿尔弗雷德为什么离开,在稍微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暗自厌恶着他离开的原因——无非就是迁就着他那位虽然早已成年,但仍旧如玻璃般脆弱的、永远长不大的小少爷。

    他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拿起鼠标,打开屏幕上的音频和相应的分析软件。

【 通话开始,开始同步播放分析简录

9:56

杂音:噪音和微弱的吸气声

杂音:碰撞声、金属敲击的声音

背景音:凌乱的脚步声

声音1(男):“上帝,她流了好多血。是头上的吗?”

声音2(男):“不是,她的手掌被划破了。”

声音1(男):“那她为什么倒在这里?”

         9:57

声音2(男):“不知道,先带她上救护车里吧。”

声音1(男):“可是那里太乱了….她不会死了吧?”

声音2(男):“.…..应该不会,我们先带她回警车里,这里不安全。”

声音1(男):“好。”物体被搬动的声音

9:58

声音1(男):“驾驶座上的是她的手机吗?”

声音2(男):“可能吧,一起拿上。”

背景音:车门被关闭的声音

9:59

声音3(?):一声高喊(具体内容无法识别)

声音2(男):“嘿!你们滚开,我们这里有伤员。”

声音1(男):“他们听不见,这里太乱了……等等,她的手机没关。”

声音2(男):“那就关上。”

10:00        通话结束】

    布鲁斯向后靠在座椅上,使得自己深深的陷入其中。他任由那音频不断的被循环播放,在意的却不只是其中的内容——尽管模糊,他依旧能从中听到那些混乱嘈杂的人声,零星的尖叫以及由各式噪音混合在一起的、令人难以抑制的厌恶的巨大声响。

    他只是半蜷在座椅里,在这声音的伴随下,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即便是这样…..大都会也依然重要吗?

    他试图从自己那里得到一个否定的答复,但失败了。那回答浮现的比他认为的还要快上一线,于是他便坐起身子,关闭了已然毫无意义的音频、关闭了电脑、关上了蝙蝠洞里所有能发光的东西。

    他端坐在黑暗中,但却反常的不像之前那样的焦躁难熬了——一个不切实际突兀的幻想在此时莫名的占据了他的头脑。他几乎是头一次没有多加斟酌和思考,便已然开始计划如何实现......实现这荒谬的妄想。

万一真的可以呢?

    他如是想着,再次打开了桌上的电脑。

----------tbc------

7

事件时间线:day5——老爷夜巡时发现了游行者,之后前往大都会。店长在之后被卷入其中,被砸晕在车里。老爷在回到哥谭之后发现游行已经结束,而警方和游行者的正面冲突不但波及了一些哥谭市民、同时也造成了很大的损失。随后发现店长打给克拉克的电话(误触,7里有提及是想打给警局。)

 

评论
热度(16)
© un_ing | Powered by LOFTER